房住不炒紅線緊繃 房貸政策趨向收緊

張莫 梁倩 呂昂2019-07-05 08:16:11來源:經濟參考報

掃描二維碼分享

  多地房貸利率上浮迹象明顯。《經濟參考報》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近半個月,成都、福州、蘇州、南京、合肥、杭州等地的首套房、二套房按揭利率均有不同程度的上調,且部分銀行出現額度緊張、放款周期變長的現象。一方面,部分地方監管部門有意引導利率上行,謹防樓市過熱,另一方面,部分銀行也對自身的房貸額度進行了調整。

  近月來,房地産調控顯現出“掐尖”的特點,即謹防部分地區房地産價格漲幅過大和冒頭。不僅是房貸政策,多地的購房政策、土地政策等全方位從緊。業内人士表示,在房地産調控趨緊的同時,未來一段時間,防止居民購房杠杆率過快上漲仍将是相關政策的主基調。

  部分重點城市房貸利率上浮

  一位南京地區銀行房貸業務相關人士對記者說,為防止樓市過熱,相關地方監管部門有意引導房貸利率上浮一定比例,目前該銀行整體房貸業務額度也有一些收緊。

  某國有大行杭州某支行營業部主任對記者說,目前該行的首套房房貸利率是從上浮5%提高到上浮8%,放貸額度也需要等候。另一家位于杭州的銀行的相關人士也表示,首套房房貸利率目前也上浮到8%,二套房房貸利率則維持在10%,沒有變化。該人士也表示,目前房貸額度較為緊張。

  融360大數據研究院一周前發布的最新監測數據顯示,天津地區有11家銀行首套房貸款利率由基準漲至最低上浮5%,蘇州地區有5家銀行上調首套房貸款利率,南甯地區多家銀行也上調了房貸利率水平。另外,甯波地區房貸利率最近也開始悄然上漲。中行、交行和興業率先将首套房貸利率由基準上浮5%調整至上浮10%,二套房貸利率由基準上浮10%調整至上浮15%。

  整體來看,目前房貸利率上浮主要集中在部分重點城市。一位國有大行房貸業務相關人士對記者說,目前總行層面在房貸政策上沒有明顯變化,不過地方上會根據市場情況以及地方政府的調控要求進行調整。

  華泰證券發布報告稱,按揭貸款利率出現上調或者額度控制的城市大多為今年房地産市場景氣度較高的城市。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5月70城新建商品住宅價格指數同比增長11.3%,環比增長0.7%。近期房貸利率有所調整的成都、福州、南甯、武漢、西安等新房價格同比漲幅均高于70城平均水平。

 穩房價穩地價 調控态勢明顯

  房貸政策的收緊可被視為房地産整體調控趨嚴的一個縮影。中原地産研究中心最新報告顯示,2019年上半年,全國各地房地産調控政策發布高達251次,相較2018年同期的192次上漲31%。從6月單月來看,我國各地房地産調控政策發布次數達46次,較5月也有明顯增長。

  中原地産首席分析師張大偉表示,在2018年11月前,各地發布的樓市調控政策以收緊為主,從2018年11月開始,各地發布的收緊的樓市調控政策明顯減少。今年4月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強調“要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自那時起,房地産調控政策收緊态勢則再次顯現。

  業内人士表示,近月來房地産調控顯現出“掐尖”的特點,即謹防部分地區房地産價格漲幅過大和冒頭。

  在樓市方面,在4月底和5月中旬,住建部兩次對此前價格累計漲幅較大的10個城市發布預警。随後,蘇州召集30餘家地産商舉行座談會指出,要将今年當地房價漲幅控制在5%之内。而西安也在房價連續上漲39個月後,發布最嚴限購令,即自6月20日起,從市外遷入戶籍的居民家庭在西安購房需滿足落戶滿1年、或在本市連續繳納12個月的社會保險或個人所得稅的條件。而對于非西安戶籍的居民家庭,則需滿足在本市繳納個人所得稅或社會保險滿5年的條件才可在西安購房。

  在土地方面,東莞日前則出台最新的土地報價規則。在新的規則下,土地拍賣不再是價高者得,土地的最終成交價是最接近所有報價者的終次報價的平均價。這樣做可以限制“地王”的誕生。

  58安居客房産研究院首席分析師張波分析稱,上半年調控呈現出“雙邊多點”效應,“雙邊”即在因城施策下,熱點城市政策總體從緊,而存在房價下跌風險的城市會出台“托市”政策;“多點”體現在調控不僅針對房價,還針對地價、限售、限購、公積金等多維度。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秦虹表示,目前房地産市場管理的要求目标就是可量化、可考核的三穩: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穩地價是前提,穩房價是結果,要防止房價透支過多所帶來的後續一系列的經濟、金融、社會、城市方方面面的風險,穩預期是根本,必須建立一個對未來房地産政策、房地産市場比較清晰的預期判斷。

  居民杠杆率上漲過快仍需警惕

  業内人士表示,在房地産調控趨緊的同時,未來一段時間,防止居民購房杠杆率過快上漲仍将是相關政策的主基調。

  融360大數據研究院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居民杠杆率水平為53.2%,遠低于美國居民的76.1%。不過,業内人士也表示,雖然目前我國居民杠杆率絕對水平較低,但是仍需警惕其過快增長的風險。

  恒大研究院院長任澤平就表示,我們仍應警惕居民杠杆過快上升風險。中國居民部門在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經曆了三輪快速加杠杆,杠杆水平從新興市場經濟體向發達經濟體迅速靠攏,安全空間被快速消耗。居民杠杆的過快上升将帶來銀行資産惡化、金融風險積聚以及抑制居民消費增長等不良影響。

  這一問題也已經引發了監管部門人士的高度警惕。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日前在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上表示,近些年來,我國一些城市的住戶部門杠杆率急速攀升,相當大比例的居民家庭負債率達到難以持續的水平。更嚴重的是,新增儲蓄資源一半左右投入到房地産領域。房地産業過度融資,不僅擠占其他産業信貸資源,也容易助長房地産的投資投機行為,使其泡沫化問題更趨嚴重。他表示,房地産市場具有很強的區域性特征,不同地區房價有漲有跌都很正常。但是,“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曆史證明,凡是過度依賴房地産實現和維持經濟繁榮的國家,最終都要付出沉重代價,凡是靠盲目投資投機房地産來理财的居民和企業,最終都會發現其實很不劃算。

原創 宏觀 政策 市場 公司 土地 觀點 金融 海外 産業鍊
專 題
返回頂部
掃描二維碼分享
返回頂部
http://5l3gp9.dnspnv5.top| http://xagbwz.dnspnv5.top| http://h52fp.dnspnv5.top| http://zmile.dnspnv5.top| http://i4xxe.dnspnv5.top|